塞尔维亚总统屈身背后 是把他的打没了的南斯拉夫

  • 时间:
  • 浏览:41

作者:甘地董佳宁

9月4日,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和科索沃“总理”霍迪在特朗普的主持下,在白宫达成经济正常化协议。但是媒体关注的不仅仅是塞尔维亚和科索沃的关系。特朗普强调,塞尔维亚承诺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将其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一直是中东的马蜂窝。谁会当真要捅这个?所以各国都在特拉维夫设立大使馆,避免与各种势力发生冲突。塞尔维亚搬到大使馆不会有什么好处,反而会得罪人。这是一个亏损的行业。媒体纷纷猜测武西奇是被特朗普忽悠了。毕竟他骗人的能力还是可以的。

的确,特朗普对这件事的处理有些非正统,不是外交礼仪,甚至粗鲁。网上有一张武西奇和特朗普见面的照片。让我们感受一下。武奇,一米九九,紧紧的坐在这样的小凳子上。不是开会,更像是审问。

签署协议的地方应该是白宫的罗斯福厅,那是一个会议室。这个地方空间大,体面,尊重游客。但特朗普暂时改变了主意,把武西奇和霍蒂放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给他们每人搬了一张小桌子凑合着用。什么是霸权主义?

塞尔维亚、科索沃和美国签署的协议对巴尔干地区的安全局势没有产生太大的实质性影响。塞尔维亚和科索沃之间所谓的关系正常化只是恢复电话对话的一个渠道。了解王的人都知道,他不一定擅长实际工作,但他有吹牛的办法。

然而,美国在这项协议中查获了大量私货。要求塞尔维亚搬迁大使馆的文章写在最后两行,怕不太早签字。还有其他几个问题,比如未来5G建设中能源供应的多样化,不可信设备的去除。虽然没有点名,但是大家都可以看到。

中国和塞尔维亚之间的贸易总额不是很高。去年,双边贸易额总计14亿美元,但同比增长非常高,达到46%。可见,中国和塞尔维亚正在深化经济合作。由于人口和经济规模的原因,塞尔维亚不一定是中国帮助建设5G的重点国家,但东欧是中国投资欧洲的窗口,所以关系好很重要。

疫情期间,武契奇还要求中国提供医疗用品,并向塞尔维亚派遣医疗队。今年3月,中国医学专家和物资抵达塞尔维亚时,武契奇亲自在停机坪上迎接,亲吻五星红旗,表示中国和塞尔维亚是患难之交。另一方面,俄罗斯是塞尔维亚的传统盟友,在军事和能源方面有着深入的合作。

武契奇签署的协议得罪了一直是战略伙伴的俄罗斯,也得罪了几个对耶路撒冷问题非常敏感的中东国家。科索沃过去只是塞尔维亚境内的一个地区,那里的阿尔巴尼亚人占多数,享有高度自治。2008年,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独立。塞尔维亚一直是一个民族主义氛围浓厚的国家,要求科索沃统一的呼声很高。许多人认为对科索沃友好是叛国,这种外交是一种耻辱。

小国没有外交。面对美帝霸权,塞尔维亚尽管咬牙切齿,也只能妥协。塞尔维亚曾经是南斯拉夫的共和国之一。冷战时期,南斯拉夫是巴尔干地区的地区强国,尤其是铁托时代,社会改革成功,国家统一,国家富裕。20世纪50年代,南斯拉夫与印度、埃及一起发起不结盟运动,追求独立,反对帝国主义。那些年,不像现在,美苏和南斯拉夫没有任何关系。但是铁托时代结束后,南斯拉夫走上了分裂的道路。

巴尔干半岛位于欧洲东南部,三面环海,是亚非欧的交汇地带,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曾经熟悉的帝国,如波斯、罗马、奥斯曼等。该地区的民族构成复杂,文化和宗教冲突层出不穷。再加上其他大国的手,完全成了火药桶。

和平的根本条件是国家强大。二战后,常年战乱的巴尔干半岛小国获得了建立强大联邦、共同抵御外部压力的机会。他们的领袖是著名的约西普蒂托。

铁托是参加过十月革命的老共产党员,曾任南斯拉夫共产党书记。二战期间,他组织各族人民抵抗纳粹入侵,后来成为南斯拉夫的领袖。他经历了二战时期南斯拉夫亡国和民族分裂的苦难,知道一个国家只有团结强大才能有和平。他的政治手腕很硬。他大力清理国内的民族问题,压制任何试图统治国家的民族,鼓励人们认同“南斯拉夫民族”这个更广泛的概念。他强调独立、平等、不结盟和不称霸,为国际不结盟运动做出了贡献,为世界和平做出了巨大贡献。

南斯拉夫最终获得了宝贵的和平,成为东欧更富裕的国家。但他的统治也为未来的分裂埋下了种子。20世纪60年代末,铁托提出了防止苏联入侵的国防计划,并成立了边防卫队,实际上是由当地民兵武装起来的,动员了全国大部分青年。这样,以不同民族为主体的地方政府就可以组建自己的武装力量,这是未来各地区划分的军事基础。

在铁托统治末期,政策是有争议的。去世前,他要求国家以后不要有总统,要有领导人轮流当。六个共和国,两个自治省,各一人,共八人,组成联邦主席团,轮流担任主席。南斯拉夫的民族矛盾没有得到根本解决,这种轮流坐庄的形式不利于民族团结。铁托凭借他的个人魅力和强硬的政策,成功地将许多民族团结在一起。在他之后,南斯拉夫没有了下一个政治强人。不到十年,所有加盟国变回各自为政,开始了民族对立。

80年代末,历史上一直相对强势的塞尔维亚终于忍不住了。当地极端民族主义者发动政变,要求建立一个由塞族人领导的中央集权国家。从那以后,南斯拉夫的种族冲突就失去了控制。不久,斯洛文尼亚开始了自己的独立运动,爆发了小规模的军事冲突,迫使联邦承认斯洛文尼亚的独立。

随着这一开放,其他国家开始推动自己的独立,最终引发了南斯拉夫内战。然而,在大楼即将倒塌之际,由他领导的塞尔维亚大塞尔维亚人塞尔维亚总统米洛舍维奇并没有试图挽救局势,而是提出了更多的领土主张,加剧了种族冲突。波黑战争爆发规模更大,直到1995年北约介入并发动空袭才结束。这场战争共造成27.8万人死亡,200多万难民。

一年后,科索沃出现了一个名为“科索沃解放军”的武装组织,以阿族人为主。由于阿尔巴尼亚政局不稳和东欧经济危机,武装力量迅速壮大。1999年3月,北约趁机介入,发动了科索沃战争。空袭持续了三个月。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就是在这个时期被美国轰炸的。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宣布投降,并在一年后的大选中落败。美国以非常巧妙的方式干涉别国内政和别国选举。为了确保米洛舍维奇下台,美国总共拨款7700万美元。

不仅如此,美国人什么事都要绝对做。反对派逮捕了米洛舍维奇,并把他送往西方。作为一名战犯,他被带到海牙的国际法院接受审判,但他于2006年去世,甚至没有活足够长的时间来完成审判。米洛舍维奇患有高血压和心脏病,他的亲属认为他在狱中被下药,阻碍了治疗,以此来迅速结束这场尴尬的审判。

一年后,西方对此事作出了最后结论,认为米洛舍维奇应对种族清洗和屠杀负责,称他为“巴尔干屠夫”。然而,耐人寻味的是,9年后,国际法院在2016年审判前波斯尼亚塞族领导人卡拉季奇时指出,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米洛舍维奇个人直接支持种族清洗。

我们不要急于对米洛舍维奇下结论,还有一些情况需要详细说明。南斯拉夫内战中的种族清洗只是在战争逐步升级之后才出现的,并不是一开始就计划好的。此外,这些事件大多发生在加入国的边境地区。这些地区比较特殊,一个国家的主要民族往往是边境地区的少数民族。例如,在克罗地亚的一些边境城市,塞尔维亚人较多,但克罗地亚人是少数。如果克罗地亚选择独立,这是谁的领土?

另一个问题是关于民主选举。在每个加盟国的大选中,胜出者都是民族主义者,代表自己的利益。领导越激进,越容易赢。其实有一种纠结。为了争取选票,领导人只能出台越来越激进的民族政策。

在民族利益分配的比较轴上,南斯拉夫人不太接受民族多样性的概念。再加上武学文化,两人根本谈不上,最后一步步走向独立,联邦解体。说到这,我们可以看出,南斯拉夫内战的核心矛盾是各族领土主张的冲突。零星的暴力事件逐渐升级,拿起枪的都是为了国家正义,保护同胞或者驱逐外国压迫者。同时,各民族武装组织不良,正规军仍能遵守军纪。准军事武装力量的数量远高于正规军,几乎不受任何约束,行为极其残忍。

在这些复杂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南斯拉夫内战变得旷日持久、血腥血腥,甚至前线将领也把种族清洗作为不得不采取的策略。我们可以理解,即使米开朗基罗起初没有种族清洗的计划,后来也没有直接的支持,但作为一个领导人,他当然要对他下属的行为负责,他未能阻止悲剧的发生。

当年南斯拉夫的局势就像一辆破车,到处漏风,没有刹车。司机米洛舍维奇手里拿着一把车钥匙,这叫激进民族主义。他发动了破车,发现开车的时候方向盘坏了。在哪里开车是不受控制的。乘客们没有考虑修车,而是一个接一个地跳下了车。甚至在跳下车之前,他们就抢着拿行李,把血打到墙上。

米洛舍维奇已经成为一个有争议的人物,塞尔维亚的民意调查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今天有人认为他是小人,分裂了国家,造成了无数悲剧。但是,很多人认为他是民族英雄,这意味着一个人要肩负起北约。

科索沃战争后,塞尔维亚和黑山共和国签订了联盟条约,将南斯拉夫改为塞尔维亚和黑山共和国。这样持续了好几年。2006年,黑山独立,南斯拉夫彻底解体。当年的世界杯,塞黑三场都输了,其中一场0-6不敌阿根廷。赛后,他们队长说:为一个不存在的国家踢球很难。

今天南斯拉夫被南斯拉夫人自己打败了,证明了民族团结的重要性。当然,从地理角度来看,巴尔干半岛卡在一个通道区,霸权国家当然不希望看到一个无法下手的地区大国,必然会引发地区矛盾。铁托时代的南斯拉夫铁板一块,美苏很难把他拿下。但是铁托走了,其他人辜负了期望,不团结,导致了国家的灭亡。近年来,北约东扩,大部分巴尔干国家都加入了北约。塞尔维亚和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被他们包围。

至于科索沃,它的地位是特殊的。西方国家大多承认科索沃独立,但90多个国家不承认,中国只承认科索沃高度自治。这也让人联想到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运动,这么多年来一直处于困境。欧盟一直否认,说这是非法的,但是科索沃独立了,马上就承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