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新禁令915生效 “子弹横飞”下华为供应链韧性仍在

  • 时间:
  • 浏览:59

安邦申请解散,从财务指挥棒上能看出什么方向?这两项宏观经济数据将对市场前景产生多大影响?个人投资者的机会在哪里?听《董小姐解读财经新闻》给你看新闻背后的逻辑!

原标题:美国新禁令915生效。华为的供应链弹性在“子弹飞”下依然存在

正如9月15日承诺的那样,在美国最新的禁令下,华为无法从第三方获得芯片。在供应链上,虽然很多厂商已经向美国申请了继续出货的许可,但目前来看,短期内不太可能发放许可证。

15日上午,华为芯片供应商之一联发科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将及时分享更多信息。半个月前,联发科对外表示,已经按照规定向美方提出申请,正在等待美方审核。同时,TSMC、美光、三星、永琏、王鸿等华为供应链中的重要厂商也向美国递交了申请。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上市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短期影响巨大,因为客户收入为零,这是无法避免的,但竞争和困难现在已经成为常态,企业需要积极拥抱变化,在不确定性中寻求确定性。

郭俊通信认为,从业务角度来看,华为在关键原材料上仍有不同程度的库存,部分设备已经实现了基本替代和出货节奏控制。整体业务在1至2年的短期内破坏性影响预计不会特别明显;但由于大部分上游厂商无法满足美国的法律法规,被动选择不供货华为在9.15后将成为现实。华为中长期将面临经营战略选择、产业链重构尝试等重要问题,中国内部科技流通将受到更多关注。

华为仍在积极备货

9月14日下午,华为消费业务CEO余承东在个人微博上发布视频。被问及下一代Mate手机什么时候发布,他说“请再等一会儿,一切都会如期而至”。

记者从华为了解到,如果不出意外,Mate40将于10月发布,但这一代产品将因高端芯片储备不足而“严重缺货”。此前,该芯片制造商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华为在5G芯片麒麟9000上的库存可以支持Mate40的高端版本,但华为的旗舰系列出货量通常在1000万以上,麒麟的高端系列库存在800万至900万之间。

华金证券表示,华为正在从供应链上加大交付力度。台湾厂商公布的8月份数据显示,华为的商品需求和传统旺季均为利好,8月份20多家半导体厂的营收均创历史新高。

兴业证券认为,近期市场对华为第三季度基站供应感到担忧。但据产业链研究,华为在基站有足够的7nm芯片和零部件库存,预计可以支撑几年的业务发展。市场是担心还是和短线操作者的交割节奏有关。考虑到运营商第四季度的需求和2021年国内外5G建设规模较大,再加上7亿增量市场,预计明年国内运营商将继续增加5G的相关资本支出,对华为等5G主设备产业链有信心。

“华为的基站芯片可以支撑其未来几年的业务发展。这意味着美国对华为的制裁对其业务的影响有限。据知情人士透露,华为从去年开始为B2B业务做半导体储备工作。相比智能手机中使用的麒麟芯片,基站芯片的生产周期更长。”工业证券分析。

据CBN的财报显示,华为早在两年前就通过调整现有供应链进行了预备货。

根据华为财务报告数据,2018年底,华为整体库存达到945亿元,较年初增长34%。具体来说,2018年末,华为原材料余额354.48亿元,比年初增长86.52%,增速创下近九年新高,而库存原材料占比36.72%,创下近十年新高。2019年末,华为整体库存同比增长75%,达到1653亿元,原材料同比增长65%,占全部库存的35%,总价值585亿元。2017年底,原材料库存只有190亿元。

供应链“在危机中寻找机会”

在美国商务部宣布将进一步加强对华为及其附属公司使用美国技术和软件的限制后,美国半导体工业协会(SIA)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约翰诺伊弗(John Neuffer)在其官方网站上发表声明,称对商业芯片销售的广泛限制将对美国半导体工业带来严重损害。

韩国半导体产业协会常务副会长黄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韩国半导体产业体系是少数大企业带动中小供应商的发展模式。如果这些芯片巨头找不到比华为更稳定的供应商,那么整个韩国芯片行业都将遭遇危机,成为对这些供应链系统的生死考验。2019年,华为共从韩国企业购买了11.85万亿韩元(约683亿元人民币)的产品,主要由芯片、半导体产品和显示器组成,占当年韩国对华出口电子设备总量的近6%。

韩国信汉证券的分析师李认为,两家韩国芯片公司对中国的销售份额仍然很高。如果找不到类似华为的“大客户”,这些公司的业绩和投资者的预期可能会大幅下滑,进而影响设备的上下游供应商,直接冲击韩国相关行业的出口流程。

在最新报告中,研究亚洲半导体和科技行业的分析师晨星晨星指出,新措施的影响将取决于商务部官员如何实施审查并决定发放许可证。美国可能会给华为业务,尤其是当这些措施可能对美国供应商产生负面影响的时候。如果美国不授予任何许可证,预计华为在耗尽现有芯片储备后,将难以继续生产智能手机和电信网络设备。

以几个上游零部件厂商为例,虞舜光学、盛瑞科技、大理光电对华为的业务敞口很大。据晨星估计,华为分别占上述三家公司总销售额的30~35%、20~25%和15~20%。就AAC Technologies而言,其最大的风险在于其金属外壳业务,该业务占公司总销售额的25%,而华为约占其外壳收入的80%。但由于空壳利润率低,对公司盈利能力的贡献有限。

华为手机供应链上市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为了弥补华为潜在的订单损失,内部也在寻找新客户,这是大家的自助共识。从行业来看,其他安卓手机制造商的订单正在增加。

晨星认为,如果华为被迫退出智能手机市场,小米很可能成为受益者,因为它将寻求抢占华为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20%的份额。此外,一个趋势是三星、OPPO等厂商在供应链中不断增加订单。

国海证券表示,短期内,华为的各项业务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华为产业链的上游企业可能面临来自华为的订单减少风险。但中长期来看,国内半导体上下游产业链完全本地化势在必行,这将推动半导体板块核心公司全面开花。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全球半导体行业一直遵循一个螺旋规律,主要的技术变化是内部dr